机场设计新风向 物联网+安防使其更智慧

艾欧体(Aiouti)物联网资讯:随着互联网+概念的兴起,我们把传统行业中带有互联网特性的产业和衍生的经济学称之为互联网行业,在安防领域也有的类似互联网的特性,安防系统的触角延伸到了各细分市场与传统行业。

“安防”与传统的公安、金融、交通、城市建筑、零售、能源等各个行业结合起来,协同增效,创造新的价值与新的安防发展生态。在机场方面,安防+机场越来越受重视,智慧机场正成为机场新风向。

在前不久的由中国民用机场协会、中国机场建设网共同举办组织的2016年中国民用机场建设年度峰会(成都)上,一些专家对于民航机场规划、设计和建设的新理念也提出了智慧机场理念。

设计理念每5年更新一次——“港产城”三位一体规划成流行

物联网机场设计

“以往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纵向、条块的管理,使机场成为单纯的运输单元与城市和周边经济体的沟通仅仅是一条公路而已。随着区域经济的活跃和现代航空港理论的普及和运用,我国的机场规划也开始了从单一航站区向交通枢纽过渡、从交通综合体向‘港、产、城’一体化的航空大都市过渡的渐变过程”。

中国民航大学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欧阳杰总结说,每5年左右,大型枢纽机场规划设计理念就进行一次更新:1999年按照“国际大型机场”理念规划建设了上海浦东机场;2004年按“中枢机场”理念规划建设了广州白云机场;2010年按“综合交通枢纽”理念规划建设了上海虹桥机场;2012年按“绿色机场”理念规划建设了昆明长水机场;按“港、产、城”三位一体理念规划建设的北京新机场将于2019年建成。

“十三五”期间民航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将不断提升,新建或改扩建的机场在国家整体发展战略中将成为重要的推动力,同时在国家级新区发展战略中也起着重要的引擎作用。

欧阳杰表示从“一带一路”到空中“丝绸之路”,从京津冀一体化到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从上海自贸区到粤津闽三地自由贸易试验区,都离不开机场在其中的重要作用。

同时机场地区已成为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和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进程中的试点,如郑州航空港经济发展先行区、西安国家航空城实验区;机场地区“港、产、城”一体化综合开发模式已日渐成熟,单一的航空交通中心转变为城郊型综合交通枢纽(空港)、单一的航空运输产业转向以航空运输业为依托、融合多种关联产业的经济中心(临空产业),空港正由“城市的机场”演变为“机场的城市”(航空城),如首都机场顺义航空城。

设计趋势多样化——构型多样、功能集约高效、注重综合交通接驳

如今在机场建设领域引进了许多新思维、新理论,对机场航站楼设计的影响是显著的和空前的。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李树栋通过对北京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北京新机场的研究,认为目前在航站楼建筑设计上,存在多个特点。

其中之一便是航站楼设计更趋向综合复杂,功能设计集约高效。比如北京新机场采用多指廊设计,垂直布局,功能更集约高效,旅客服务功能强大,减少了旅客步行距离。此外航站楼采用国内进出港混流,注重机场的商业功能,提高非航收入。

“注重机场陆侧综合交通和接驳也是航站楼设计发展趋势之一。”李树栋表示机场距离城市距离较远,陆侧交通的效率自然受到重视。目前机场陆侧交通向复合化发展,从常规的道路交通向道路、轨道综合交通发展,同时注重各类交通形式和航站楼的接驳设计,提供无缝衔接。

比如北京新机场就提供了2组大铁和3条地路的格局,接入高铁、城际铁路、机场快线、地铁等方式。同时,在航站楼轮廓范围内贯穿地下车站,实现轨道交通和航站楼的零换乘。

李树栋表示在航站楼构型上,发展趋于多样化、丰富化。“航站楼构型是决定空陆侧设计的关键因素。在传统的前列式、指廊式的构型基础上,航站楼构型呈现多样化和丰富化发展趋势。为什么会这样,影响因素有很多,比如集约利用土地、空侧运行效率、机位布置、航站楼流程、陆侧交通体系和旅客步行距离等都要考虑在内。”

据了解北京机场3号航站楼采用线性布局,非常好地适应了较小的跑道(1525米)宽度的条件;海口机场2号航站楼呈“X”型布局,主楼指廊分区明确,一条商业的主轴线,贯通联系4条指廊,结合2个室外的庭院,旅客流向清晰;北京新机场指廊与主楼呈60度放射的关系,5条候机指廊,旅客一次方向选择,这样安检后旅客步行距离仅600米。

大连新机场航站楼采用创新的两次放射的构型,形成主楼-二级中心-指廊的组合关系,这样向心性强,高效集约。

设计方向目标一致——全方位建设智慧机场

在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日益成熟的基础上,近年来国内大多数机场都引入了智慧机场的概念和设计思路。民航第二研究所副所长金尔文表示,按照信息技术演变,民航机场发展划分为3个阶段,即电子机场、数字机场、智慧机场。目前国内大多数机场处于多阶段并存的格局,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智慧机场。

在金尔文看来,智慧机场包括四个方面内容,即态势感知、优化处理、智能交互、智慧决策。态势感知就是能够对航班、旅客、货物、行李实时全方位感知;优化处理指的是对机场资源分配优化处理,提升机场整体运行效率;智能交互指的是范围逐步扩大的实时、高效信息交互;智慧决策指的是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挖掘支撑智慧决策。

目前在智慧机场构成方面,金尔文表示二所在机场安防与控制、航班运行与控制、机场旅客行李自动处理、机场场面监视与控制等各方面都有相应的智能系统配合。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规划设计部总经理伍丁认为,尽管国内每个机场对于智慧机场理解不同,设计的内容、涵盖的范围、关联的领域、服务的群体不尽相同,但都基本都是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应用的构架,目的就是安全、便捷、人性化,提高管理水平,打造良好的服务氛围,为旅客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伍丁表示成都天府新机场目标是打造智慧、绿色、人文机场,比如为了缩短旅客步行距离,他们将行李处理业务尽量分散到指廊进行处理,行李系统采用“中央预分拣环路指廊分散式”的离港行李处理模式。“这个行李处理系统非常智慧,配备了高速智能小车、全自动货架式早到行李存储系统、OCR视频识别技术和自助行李托运系统。

此外成都天府机场还是国内第一个规划PRT系统的机场,PRT是一种无人驾驶、在专用封闭网络上行驶的个性化交通工具。PRT可以灵活地穿梭于远距离停车场和航站楼之间,为旅客提供真正的无缝换乘服务”。

成都天府新机场还全面应用网络化,实现弱电智能化、WIFI全覆盖、旅客手机与航站楼信息互通共享。针对飞行区,也实现了飞行区数字化施工,全场广角监控、不留死角,可以做到真正的“第三只眼”。“我们的智能跑道感知系统还可以实时采集跑道的飞机荷载、道面结构、道面环境状态、道面摩阻系数、平整度、飞机起降轮迹偏移等数据,从而为飞行区场道设施安全评价、预测、预警、保障提供支撑。”伍丁说。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IOT-艾欧体 » 机场设计新风向 物联网+安防使其更智慧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