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钟表厂遭遇物联网持久钟表开启不卖表模式

未来企业不靠产品赚钱

回想起三个多月前,在绿公司年会上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的一番演讲,烟台持久钟表副总经理邱旭强仍难掩激动:“他讲出了我们的想法。”

钟表厂遇物联网-1

田溯宁讲述的是云计算、物联网、宽带网络、大数据四种技术力量对企业形态产生的“核聚变”式颠覆。

田溯宁认为未来企业将从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者变成客户运营商。产品变成企业跟客户建立联系的手段。通过产品企业随时获知客户的使用状态和使用频率,预测客户未来的需求,在客户需要的关键时刻提供恰当的服务。

烟台持久钟表董事长朱长虹说,烟台持久钟表在技术用钟市场里占了80%的市场份额,可是竞争逼迫企业必须转型。依靠物联网的应用,烟台持久正在推进一场商业模式的转变,由卖钟表改成卖时间。

如何兜住庞大维护成本

持久钟表的业务集中于技术用钟市场,主要包括城市标志性建筑、学校、车站等场馆楼宇上的塔钟,机场、高铁、核电站等系统为各种电子机电设备提供标准时间信号的时间同步系统,以及以上场合给人提供精确时间的子母钟系统等。

山东省钟表协会名誉会长朱维平说,技术用钟市场规模较小,近两年随着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城市建设放缓,依托大型建筑的塔钟市场自然增长缓慢。

受益于城市轨道交通建设的发展,时间同步系统的市场有所增长,但时间同步系统的投入在整个轨道交通的投入中占比较低。

1993年以来烟台持久塔钟的销量成了全国第一,后来市场占有率一路上升,目前烟台持久在国内高铁和铁路交通枢纽专线、城市轨道交通两大时钟系统占有85%以上的市场份额。

在以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为代表的国内机场时钟系统中占有90%以上市场份额。近10年来在我国核电站时钟系统中占据了100%市场份额。

在上海世博会中国馆时钟系统工程中,为争夺品牌形象展示高地,国外厂家甚至愿意把产品免费赠送给世博会运营方。“今年前7个月中标合同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但利润增长却不是很大。”朱长虹说这些给了身为行业龙头的烟台持久拓展新增长点带来压力。

成本压力不只在研发投入上,来自维护成本的压力也在增大。烟台持久副总经理邱旭强告诉记者,当市场份额一路增长到8000多套,维护保养队伍也不断扩大,这是一项庞大的人力成本支出。

一天干一星期的事

 

zbcywlw-2

从2009年开始,持久钟表开始了时钟领域物联网技术的开发。

各地用户终端设备设置了传感器,随时收集电流、电压、GPS信号强度等影响钟表运行的指标数据,感知运行状态,这些数据实时反馈给烟台市莱山区持久大厦七楼的钟联网中心。

在钟联网中心这些数据会和正常值上下限进行比较,一旦指标超过警戒值,就会给客户和持久的专家团队同时发警报。而专家也会持续关注数据累积而成的曲线,研判曲线的发展趋势。这样一来,钟联网的预知、预判让持久能够快速、准确地发现和解决问题。

邱旭强告诉记者,在钟联网投入使用以前,如果一个塔钟出现故障,往往是有人告诉车站、机场等客户钟停了,然后客户打电话给持久。

双方沟通后,持久的工程团队经过初步判定去现场维修,一两天后到了现场,具体检测中发现原来的判断有误,刚好又没带备件,于是联系公司发来备件。最终解决故障、恢复运营可能需要一个星期。

有了钟联网实时监测后,持久的工程师可以随时了解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直接快递备件给客户,指导客户解决问题。“原先需要一个星期解决的故障,现在一两天就解决了。”邱旭强说钟联网的应用让烟台持久的设备平均无故障工作时间提高了30%。

在市场份额为5000套时,持久的安装维护队伍有40人;现在市场份额到了8000多套,安装维护队伍仍是40多人,朱长虹说,成本的巨大节省应该归功于融合了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钟联网系统。

生产商变成运营商

朱维平告诉记者,目前机场和地铁等时间同步系统的使用单位都自建有运营维护队伍,或者将系统外包给专门的运营公司。

保修期过了后,运营维护的工作就从设备生产厂家转移到了使用单位或者专门的运营公司,遇到大的问题还是得付费请持久来解决,算下来,一年维护费用可能上百万。

当持久把产业链从提供产品延伸到负责运营,客户的运营成本会降低,而持久也获得了新的盈利渠道。“如果他们一年的运营维护费用是100万,我们只要80万,他们就节省了20万。”朱长虹说。

“将来,可能我们的产品免费提供给客户,我们给客户提供运营服务,就像移动、联通的充话费、送手机。”朱长虹预测,从卖钟表到卖服务,商业模式的转型会让烟台持久每年增加10%—20%的利润。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IOT-艾欧体 » 当钟表厂遭遇物联网持久钟表开启不卖表模式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