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重议计划与市场

艾欧体(Aiouti)物联网资讯:计划与市场之争,早在20世纪30年代关于计划与市场的那场著名论战中,就已经在理 论层面上得到了解决;20世纪90年代初,长期实施计划经济的苏联轰然解体,则在实践上为那场论战作了结论;中国近40年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成功实 践,即使是初步的,也可以说为这场世纪之争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然而就在中国市场化改革取得一定进展、亟待深化改革之际,却传出了大数据可重振计划经济的声音,这不免令人感到意外。

据媒体报道,著名电商阿里巴巴的创建人马云提出,过去100多年人们都崇尚市场经济,但未来30年会发生很大变化,究其原因就在于新技术让人类有了收集和处理海量数据的能力,让人们能够规划和预言市场,使市场更加智能化,从而得以做大计划经济。

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四川大学的王彬彬和四川省社科院的李晓燕联袂撰文认为,一种混合经济可以建立在计划主导型市场经济体制模式之上。更加自由的数据流动可以治愈让计划经济黯然失色的诸多痼疾:权力过于集中、寻租腐败和非理性决策。大数据提供的细节还能使计划人员为消费者提供更为个性化的选择。大数据可以提高企业和政府管理系统的效率。就规划基础设施和管理医疗系统而言,大数据可带来更合理的资源配置。

在笔者看来,上述观点是计划经济思维在当今中国社会有所回潮的一种表现,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鉴此,值得重新审视和探讨计划与市场这个老问题。需要聚焦的问题是: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是否需要重新定义?计划经济是否较之市场经济更优越?中国是否应该由此改变原定的经济发展方向和全面改革计划?大数据等高科技的发展对人类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从”核算”到”数据”

认为大数据时代来临会导致计划经济回归,这种说法给人的第一冲击和印象,就是把数据的获取和利用看作是影响和选择经济体制的关键或决定性因素。这种思路和观点让人不禁想起上文提及的那场计划与市场之争,就是把经济核算看作经济体制的关键因素甚至是决定性条件。我们知道,当时米塞斯正是立足于这一点向计划经济制度发起挑战。随着那场论战的落幕,也留下了经济核算是实施计划经济最大难题的观念。

有所不同的是,米塞斯说的是经济核算,现在人们说的是数据;米塞斯立足于经济核算论证计划经济的无效性和市场经济的合理性,现在一些人则是立足于大数据要论证计划经济的必然性和优越性。这些论者的逻辑也许是,如果过去因为经济核算的需要不能不搞市场经济,靠市场配置资源,那么现在借助大数据这个有力工具,不是可以更合理地配置资源,实施计划经济或者计划主导型的市场经济吗?

如果这样想,那就是把一个本来复杂的命题不适当地简单化了,过高地估计了资源配置的工具和方法的作用。事实证明,核算问题固然重要,但远非实施计划经济的关键。同样,数据是重要的,但不能成为转变经济制度的决定性因素,否则就会得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结论。

实际上,米塞斯等人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他不仅指出由于取消市场、没有市场价格、没有竞争、没有真正的货币,因而无法实施有效的经济核算和管理,计划经济势必落空;而且指出,随着生产资料国有化,排除了个人利益,也就失去了促使人们发明创造、改进生产、加强管理和追求最佳经济效益的内在动力和压力。实践证明,米塞斯的这一论断是极具说服力的。

计划经济的逻辑和条件

如果说大数据势必导致计划经济回归,那么首先回归计划经济制度的应该就是美国。美国是最先步入信息化时代的国家,在计算机、互联网、大数据领域一直引领全球。利用大数据治国,美国政府也早已先行一步。大数据已经并将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变化,然而断定这种变化不是朝着效率更高、更优的方向前进,而是倒退到与此相反的计划经济模式,是否有违客观规律?

我们还要指出一个与之相悖的历史事实,这个事实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实践。历史无可辩驳地证明,实施计划经济在一定历史时期和一定条件下,大大促进了国家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但计划经济体制渐渐显露出其固有的巨大缺陷和弊端,集中表现为效率低下和体制性腐败,使之最终沦为生产力发展与社会进步的制度性障碍。这是促使中国义无反顾地告别计划经济、走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的最根本原因,也是导致苏联解体的最深刻根源。

两点质疑

如今中国在现代市场经济道路上取得一定进展,有人却呼唤回归计划经济或者建立计划主导型市场经济。如果历史或现实可以证明,推行这种制度效果极佳,能够实现”三个有利于”,那么我们何乐而不为?然而事实恰好相反,否则,该如何理解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又应如何理解中国走上改革开放之路?高度集权和个人专断,因缺乏制度保障,往往会导致决策失误;同样,因为缺乏制度约束,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体制性腐败或寻租式腐败。认为运用大数据就可以将这一切体制性和结构性矛盾和弊端一扫而光,从此实施理想的计划经济制度,是不现实的。

就算抛开上述一切不谈,这种妄图回归计划经济的呼吁和论证又有几分可行性?首先,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往往一个人说了算,如何保障数据的及时、准确和完整,使之不受个人专断和官僚体制的负面影响和支配,这本身就是难解之题。其次,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如何及时准确掌握消费需求数据,是比按照人为计划掌握生产需求更困难的课题,消费者很难对尚不存在的产品提供需求数据,这样的大数据难以为创新提供可靠依据。

小结

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经济体制或制度是什么?可以有把握地说,是以自由竞争市场经济为基础,辅以科学有效的国家宏观调控的体制。历史事实证明,从根本上说,信息化同人类社会此前经历的机械化和自动化一样,其本身就是这种体制和机制的产物,它的各个阶段都是在这种体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可以预期,这种体制还会为其进一步发展提供广阔空间和强大动力。

中国应该走怎样的道路?纵观改革开放近40年的历史和现实,同样也可以有把握地说,坚决革除计划经济体制的诸种弊端,建设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发挥政府服务和调控等作用的体制,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毋庸讳言,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存在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其原因固然很多,但根本上仍是体制问题。当前存在的产能严重过剩、库存过剩、杠杆率过高以及高成本等问题,旧体制难辞其咎。解决之道仍在于推进市场化改革,走创新发展之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实现政府职能转变,特别是深化国企改革。有人将当前改革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归咎于市场化改革,甚至提出要回归计划经济,这是违背客观规律的,也不合乎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和要求。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IOT-艾欧体 » 大数据时代重议计划与市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