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产业投资选有大数据基础的垂直领域

艾欧体(Aiouti)物联网资讯:在新晋独角兽寒武纪的投资名单中,出现了几家产业资本的名字,联想创投是其中之一。后者是一支专注在科技方面的投资基金,除了寒武纪,他们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做了一系列投资布局,包括商汤科技、水滴科技、Face++等项目。

近日,结合国务院此前公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记者采访了联想创投执行董事王光熙,从资本和技术的角度对于《规划》进行全面的解读。

王光熙认为,在这个时间点上国家提出这个规划是非常必要的,有助于全方位协调社会资源。我国人工智能产业和世界先进水平在底层技术上还有差距,到2020年时,在垂直行业中做出领先性的AI应用有很大机会。

差距:数据基础和底层技术

《规划》明确了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阶段性目标,第一步是到2020年,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人工智能产业成为新的重要经济增长点,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成为改善民生的新途径。

“最近两三年开始,AI领域,从整个计算架构、计算能力、硬件、软件、云服务,一直到后面的应用,很明显在整个业界、全球都是很清晰的风口。”王光熙说道。

他认为,中国在AI产业上的整体布局起步比较早,现在的差距主要是企业的现代化、信息化和数据化。只有企业的“三化”跟上了,才能谈利用AI进行改造和升级,AI产业本身才能快速发展。

其次,我们在一些核心技术上底子薄,比如芯片技术,芯片是跨学科的,从最底层的制造工艺到上层的软件,是一个非常考验综合科技实力的领域。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之后,我们在应用软件端改造的比较快,但是在前端,特别底层和核心的技术上,积累的还是有点薄。

中美技术发展一个很大的不同是,美国是从技术到应用,正循环的科研模式;而中国往往是从应用倒推技术进步,经济价值先行。

“很多技术是要经过长期的积累,汇集到一个时间点才爆发的,但我们是赶上了最后爆发的一段。”王光熙认为,到2020年,在垂直行业中做出领先性的AI应用是有机会的,优势也会慢慢往底层移。

因此,在AI产业的投资上,联想创投现在比较关注的是垂直行业的应用和改造,至于在哪个垂直行业下注,王光熙称,考虑的点包括:大行业,行业本身有数据基础,AI改造后会产生明显的经济效益。

优势:AR/VR技术有领先机会

在《规划》里,也有大篇幅提到了“建立新一代人工智能关键共性技术体系”:研发部署要以算法为核心,以数据和硬件为基础,以提升感知识别、知识计算、认知推理、运动执行、人机交互能力为重点,形成开放兼容、稳定成熟的技术体系。

《规划》还对于八项关键共性技术分别做了阐述,其中就包括时下大热的自动驾驶技术、虚拟现实技术、智能芯片技术等等。

王光熙分析到,这八项技术基本上覆盖了所有AI的核心领域。有的是偏应用类,有的是偏交互,有的是偏底层算法,八项技术把AI的产业链串了起来。

在八项技术中有一条提到了“虚拟现实智能建模技术”,《规划》指出,重点突破虚拟对象智能行为建模技术,提升虚拟现实中智能对象行为的社会性、多样性和交互逼真性,实现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与人工智能的有机结合和高效互动。

虚拟现实建模是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在虚拟的数字空间中模拟真实世界中的事物。今天的AR/VR技术已经从图片识别发展到3D的物体识别,也可以用单摄像头做精准的空间定位。

2015到2016年间,AR/VR的风口效应非常明显,无论是在娱乐方面的应用,还是工业方面的应用,都得到了资本的青睐。但是,因为一些基础性的技术尚未成熟,以及需求和技术之间的隔阂,使得无论是C端还是B端,这些技术并未得到大规模的应用。

联想新视界研发总监张培此前告诉记者,问题在于,AR/VR技术中所包含的技术点复杂多样,开发厂商并没有精力去了解如何将技术应用于客户身上;并且,一个新技术出现后,往往只被少数人掌握,成为稀缺资源。而工具化是产业成熟的必经之路。

针对AR/VR的发展方向,王光熙指出,中国公司以前在产业链上吃过很多亏,只做产业链上的一环,结果很多高价值的东西都掌握在别人手里。现在,AR/VR可能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我们应该从一开始就是硬件到软件再到服务,全产业链布局。中国的优势是有体量庞大的C端和B端应用场景。从全球来看,现在整个的AR/VR技术都不是太成熟,利用起自身的优势就有很大的追赶机会,现在来看,中美在这一块基本上是齐头并进的。

建议:阶梯人才培养、有效退出机制

以前,我们有的技术尽管在实验室中已经可以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是从实验室到市场,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有的甚至就被困在了实验室里。

王光熙认为,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有所改善。联想本身是从中科院走出来的公司,在后来的投资中,也投了不少学院派的创业者。他看到,国内的科研人员对于科技产业化的意识已经越来越强。一些应用类或是工程类的技术生命周期非常短,学校也想得很清楚,会以开放的政策姿态给予科研人员产业化的机会。

此外,国内的AI行业近年来聚集了一大批顶级的华人科学家,把全球最前沿的技术带到了中国,比如加盟百度的陆奇,加盟阿里的任小枫,加盟腾讯的俞栋。

《规划》中特别提到了要聚集和培养AI高端人才:把高端人才队伍建设作为人工智能发展的重中之重,坚持培养和引进相结合,完善人工智能教育体系,加强人才储备和梯队建设,特别是加快引进全球顶尖人才和青年人才,形成我国人工智能人才高地。

王光熙对此建议,除了高端的领军人物,阶梯性的人才培育机制也非常重要。他提到,未来AI产业需要有不同层的工种,就像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不光需要有架构师,还要有好的产品经理,项目经理,程序员,测试员,售后服务等等,这是一个全产业链的事情。国家要发展AI人才,就应该是阶梯性的培养,包括普通大学、大专、高职院校、中职院校,这些都要跟着产业的变化去调整。人才的培养和要产业接轨。

王光熙介绍了两种人才培养模式。一是德国式的阶梯教育模式,德国的工种、薪酬、人才培育结构都比较平衡,分工非常明确,而且,即便是职校毕业的待遇也不会比大学毕业的差太多。所以当地的职业教育做得非常好,很多学生很早就明确了职业方向,大家想的都是如何找到合适的、对口的工作。

另一种是美国式的精英教育模式,强调的就是高端教育,在头部人才的建设上非常强,所以有强大的科研能力。同时,美国社会也吸引了全世界非常多的中层人才、工程型人才,填补了阶梯式教育的不足。

除了人才的阶梯式培养机制,从投资的角度出发,王光熙还希望能在高新技术企业的证券化方面给予扶持政策。风投最终考虑的是投资收益,如果没有顺畅的退出通道,对于一些需要长期投入的科技公司,投资人就不仅仅是看公司价值,而是要花很多精力去想怎么退出的问题,政策的不确定性也会让初创企业疲于应对。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IOT-艾欧体 » AI产业投资选有大数据基础的垂直领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